先锋教育在线移动版

主页 > 先锋教育 >

高考热的冷思考:代代相传的高考焦虑症

  2013年高考考试大幕已经落下,可是围绕高考引发的诸多话题和思考并没有结束,仍然在持续发酵。轰轰烈烈的高考早已不单纯是一场考试,而是被赋予了太多本不该承担而又太多太重的东西。冷静下来,高考还有许多地方值得回味,本报从即日起推出“高考热的冷思考”调查栏目,对一些高考话题进行探讨,希望未来高考不再如此沉重。

  高考依然是每年6月最热门的话题,可如今的高考与初期形势已经差异很大:报名人数连续几年减少,弃考人数不断攀升,加上高校扩招带来生源危机,山东10个考生中差不多有9个能上大学,“独木桥”称号已不相符。可另一方面却是大多数中国家庭仍然把高考当成头等大事。考生不安、家长焦虑、全社会都跟着紧张,高考三天,考生们成为各界的重点保护对象。人们不禁要问:越来越容易上大学的高考,为何就不能用平常心对待?

  一名准留学生的挫败感

  就在孩子们咿呀学语的时候,应试教育阴影已经笼罩在他们头上,学生们要报各式各样的辅导班和特长班,以至于幼儿园孩子们都要学小学知识,这一切源头都是号称“一考定终身”的高考制度。

  青岛58中考生宁斯祺参加了今年高考,与普通考生不同,宁斯祺前期凭借ACT考试中国区状元身份,拿到八份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,而且已经确定要去莱斯大学读书,参加高考完全是为了不留下遗憾。本来心态很放松的宁斯祺,到了高考考场上也不禁紧张起来,而考完理科数学以后,宁斯祺心中便有一种挫败感,大面积考题都做不出来,而一些考生更是直接考哭了。

  “我一位同学语文考试刚开始时手抖得都写不下字,数学做不出题,胳膊都快抓破了。当时考完数学,第二天去考理科综合时,我对送考的爸爸说‘你就知足吧,幸好我已经被国外大学录取,要不数学考这么差,我现在肯定躲在车里面哭,直接不考了’,爸爸还批评我说现在学生抗压能力差。”宁斯祺说,在分分计较的高考制度中,一科考不好可能就会全局皆败,考生会觉得“天要塌下来了”,相比之下,宁斯祺感觉自己很幸运。

  宁斯祺感慨地表示,并不是学生们心理素质差,而是从小就被灌输“学习是为了高考考大学”、“高考是人生大考”这些理念,“我高考成绩公布以后,我也不会报考国内大学,也不用受高考报志愿的煎熬了,我8月份就将去美国读书。”

  考场外家长比学生还紧张

  学生怕高考成绩不理想,家长们也怕学生考不好,自高考恢复以来,30多年的应试压力从一代孩子和家长传给又一代孩子和家长,在这个传导的过程中压力也在不断膨胀和转化,使得越到后来的学生和家长越恐慌。